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二八杠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二八杠游戏

二八杠游戏:冯仑:企业家们唯一能花钱的时间就是躺着按摩一下脚

时间:2019/4/13 16:42:14  作者:  来源:  查看:2  评论:0
内容摘要:4月13日消息,2019年,时值中欧二十五周年校庆。今日,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友总会主办的第二届中欧社会责任主题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御风集团董事长冯仑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的企业家现在是赚钱第一,捐钱第二,花钱第三。目前全中国有700多个公益基金,民营企业家也都有了挣钱、捐钱这两个身...
4月13日消息,2019年,时值中欧二十五周年校庆。今日,由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校友总会主办的第二届中欧社会责任主题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御风集团董事长冯仑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的企业家现在是赚钱第一,捐钱第二,花钱第三。目前全中国有700多个公益基金,民营企业家也都有了挣钱、捐钱这两个身份。

  冯仑表示,现在所有的企业家大体上就是赚钱、捐钱、花钱,赚钱第一、捐钱第二,花钱第三。因为前两个(赚钱、捐钱)把90%的时间基本上都占的差不多,企业家们唯一能花钱的时间就是躺着按摩一下脚,因为走的太远必须来捏脚,稍微放松一下,接下来迈开双脚走向公益。

  谈到社会对于企业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要求,他举例称,地球上最有钱的两个人,一定让大家捐出一半来,在北京请了一个晚宴,有人想偷着去,有的人明着去,总之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晚宴。这就说明,民营企业的发展要特别地解决财富的再分配问题,也正是企业家社会责任的问题,这也社会才会历经财富创造之后更和谐,而不是更冲突,保持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他表示,到目前为止,全中国有7000家公益基金会,其中2/3是由民营企业发起和成立的,每年捐款和募款超过一千亿人民币,解决了社会当中政府没来得及管的、不该政府管的等问题,而这些问题由这七千个公益基金会在一点一点地改善。

  他提到,自己身边的民营企业家每个人都有两个身份,第一个是挣钱的身份,第二个是捐钱的身份。很多公益理事长或者是捐款人,各种各样的身份,所以从此就有两个身份。

  以下为文字实录:

  冯仑:大家注意到在不久之前我们故宫单院长荣休,我们有非常多的感情,很多人都不知道在他上任前一年,我们恰好成立了一家公益基金,叫故宫文化基金会。这个是由马化腾、陈东升也包括我、杨致远等等一起发起的一个公益基金会。单院长在这六年当中聚合了很多力量来使故宫展现出了它的另一面。

  在今年3月份马云在阿里巴巴即将荣休之际,在三亚发起了第四年度乡村教师的颁奖,使乡村教师回到我们的视线,再后来是乡村医生的奖。在所有的领域大到阿拉善、地震地区的救灾,再到儿童先天性心脏病,甚至是劳改犯子女的教育,再到一些失足少女的挽救,再到远到天边的一些鸟类的保护和红树林的救助,以及长江濒危生物的救助,差不多天上地下、男人女人、没脸的有脸的都被企业家挣钱以外的时间、精力住建的投射和覆盖。

  企业家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的心力?我想了一下将近20年前,我参与发起第一个公益基金会的时候,那时候公益条例刚刚开始,到现在我不仅在阿拉善,很多公益基金会受到了激励,同时我自己参与发起了将近16个公益基金,所以最近几年赚钱少,花钱更少,原因跟这件事有关,我们这就叫社会责任,或者叫公益。我一看现在所有的企业家,大体上就是赚钱、捐钱、花钱,赚钱第一、捐钱第二,花钱第三,因为前两个把90%的时间基本上都占的差不多,你唯一能花钱的就是躺着按摩一下脚。因为你走的太远必须来捏脚,稍微放松一下,接下来由听党的话,迈开双脚走向公益。

  什么叫公益?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好好的这四十年,为什么从20年前就变成了这样呢?我觉得这就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时代、社会、经济、体制变化对我们民营企业家提出的一个挑战,我们所能做出的回应。在20年前左右社会上出现收入差距逐渐拉大,有钱的人学会要脸,没钱的人学会努力,分钱的人要讲究公平。这个时候社会就提出了很多这样的问题,于是我记得在那个时候阿拉善刚成立不久,我们组了一个团到全世界学习公益,这是我第一次为公益来学习,在我之前的前辈那时候他们叫慈善,只是在乡村办学,我们投身到更大领域,去学习一次性基金会,学习怎么样培养人才。

  从那时候开始,我们就开始觉得如果光挣钱,不去回应社会上对应民营企业发展当中提出的道德要求、社会责任要求以及对财富重新安排,是不是得当。这样的安排不作出回应,民营企业就不能很好发展。所以我们从那个时候开始就积极在思考很多民营企业家在一起谈论这些事情,结果来了一个机会,或者说外部给了我一个刺激:地球上最有钱的两个人,一定让大家捐出一半来,在北京请了一个晚宴,有人想偷着去,有的人明着去,总之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晚宴。在这个晚宴之后我们就回应了一个问题,就是民营企业的发展的确要特别地去解决整个群体对社会的关切,就是财富的再分配问题,也就是企业家的社会责任的问题,或者说整个社会怎么经过财富创造的过程,而让社会更和谐而不是更冲突的问题,也就是不仅保持经济可持续,同时保持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的问题,更重要也是保护我们自己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环境进一步的改善问题。

  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注意到身边的民营企业家每一个人都有两个身份,第一个挣钱的身份,第二个捐钱的身份。很多公益理事长或者是捐款人,各种各样的身份,所以从此就有两个身份。

  到今天为止做到了什么程度,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回应一下张斌(主持人)说,我们每天成立差不多两个公益基金,一年大概700家左右,到目前为止全中国有7000家公益基金会,2/3是由民营企业发起和成立的,每年捐款和募款超过一千亿人民币,解决了社会当中政府没来得及管的,不该政府管的等等这些问题。

  而这些问题由这七千个公益基金会在一点一点的改善。举个例子来说,某机构治先天性心脏病,现在先天性心脏病有20万人,它靠着自己的努力能够一年做两万个贫困儿童先天性心脏病的手术,40%也就是一个公益基金解决了中国贫困儿童先天性心脏病40%了问题,善莫大焉。

  刚才刘健领导说的怎么解决就是用企业家的能力通过有限的资源把它合理的配置提高效率,最终来解决某一类的问题。所以由于这样的解决,所以政府也看到了贫困儿童先天性心脏病,同时把它纳入了一个医保系统,所以这个问题在中国就有人管了,但是是由公益基金会先来刺激了一下,先来解决了一点,然后变成了普遍的解决。

  所以我们讲到公益基金会,公益作为企业家的第二个身份,其实最重要的就是来解决用自己企业家的能力和方法,用有限的资源提升效率,最好的解决某一个细分领域的问题,带来社会点滴的改进和文明的进步,这就是我们企业家的公益身份的最重要的含义。

  除了这个以外,我刚才讲到,在这个身份下,我们做的事情还得有专业能力,这就是我们第二个特别重要的。爱乐华夏今天中国最著名的公益基金会,今天这十年、二十年诞生的被认为是有效率的和有成绩的公益基金会,几乎都是民营企业家创办的,为什么?因为他们会用企业的组织、用有效的方法来解决问题。

  我举几个例子,我早上开了一上午的电话会,大家知道北京有个未来论坛,也有一个基金会。我也在那边帮他们做事情,然后张磊(音)是执行的。

  提到募款的专业性问题,大家知道西湖大学是最有研究的大学,由企业家支持、由民间力量汇集,所有的金钱和才智来支持的大学,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大家不能想象它募到了多少钱,募到了60亿。通过开始熟人来募效果并不好,结果他们把这个团队带到了一家国际上著名的机构,形成了一整套的募款的方法,包括KPI考核、激励等等一整套方法,建立了若干层级的组织,正是专业化的训练才导致了团队的能力和组织的能力,于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募集到了这么多的资金。

  科技是最终竞争力的关键之处,除了政府之外,民间这么有效率的运作起来,除了奉献精神,更重要的还有企业家参与带来的一种专业的能力以及追求效率的本事。

  我们还知道现在很多的公益基金会募不到款,特别是一些公办的基金会募款有它的局限性。相反,私立企业家主导的基金会募集非常有效,而且非常快,同时管理非常透明,治理非常有效。比如,公益产品怎么互联网化,公益项目怎么产品化,包括现在一基金、阿拉善,每年通过网络来募集的公益资金都超过了1亿,这些都是企业家想出来的办法。一个企业家来做公益的时候,有他自己的组织配置资源的能力和最大效率的创造直接结果的能力。企业家在公益当中扮演了不能代替的启蒙者角色,知识分子、道德先生是我们环保的启蒙者,但今天他们的身影已经远去。但今天迈开步子来做的恰恰是企业家。

  第三件事情,企业家在作公益当中,有一个特别的地方,就是他对于自身企业价值观的校正。因为大家知道企业在发展的过程中,他面临着很多的选择,而这些选择最终是需要价值观来判断的。我们怎么样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做别人不做的事情,完全靠企业领导价值观来领导。我们投身了大量的公益以后,就关注到企业的需求,注意到某一局部的欠缺,还有存在的改进的空间以及社会的冲突。

  在这些地方我们得到了很多的启发,通过公益我们知道要想企业发展必须要兼顾社会环境,诸多的人群以及各个方面不同的利益。而一个企业家开始注意到股东以外的周边的社会关系、社会人群、社会问题的时候,这就叫开始有了社会责任的意识,而社会责任说来道去就是管理身边的闲事,关系到你企业长期发展的生命攸关的事,这叫做企业家的身份。为什么多了一个身份?叫公益的身份,而公益的身份就意味着我们要在经营企业的同时,关注社会的一些问题。同时用企业家的能力找出解决的办法,汇聚社会的资源,善用社会的资源,来回应社会的诉求来解决问题。


  正是因为这样子,中国民营企业到今天仍然能保持持续发展。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企业家总体来说回应三个大的问题,第一个是,回应自己和自己的问题,那就是由《公司法》给了我们一个指南,我们究竟自己在一起是一群江湖?还是股东关系?你究竟是大哥?还是董事长?这是我们自己要回应的问题。有了《公司法》我们把这个问题回应完了。第二个问题,我们赚了钱怎么跟社会相处的问题。第三个问题,我们在发展当中怎么跟国有资本相处,怎么跟体制环境相处,这是第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将是未来十年、二十年民营企业很好回应的重大问题,如果中国的民营企业能回应完这三个问题,我相信中国的改革就已经接近完成,中华民族的复兴就在我们的手里,谢谢。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二八杠)